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伊川县精准扶贫不精准扶贫资金大量流失谁之责?

  伊川县精准扶贫不精准扶贫资金大量流失谁之责?

  近日,本网接到伊川县群众反映,国家精准扶贫的好政策在酒后乡“落地走形”一些领导干部帮扶工作流于表面化和形式化,导致真正的贫困户没有享受到国家政策的阳光雨露,贫困户依然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建成的扶贫车间、扶贫项目闲置浪费了国家的扶贫资金,由于村务不公开,多年来国家在精准扶贫上对贫困户投入多少扶贫资金、扶贫项目、扶贫政策等,村民不得而知。

  三王村:4 头猪仔充抵 5000 元扶贫款,扶贫车间成摆设。

  杨永超家三口人,2014年被评为贫困户。杨永超讲:“被评为贫困户后,一直到2016年才开始享受国家的扶贫政策。2016年5月份村干部送了4头猪仔,由于我没有能力养把猪仔卖掉了,今年发的3头猪仔又卖了,村里很多贫困户都是这样做的,因家里状况实在不适合养猪。2017年4月份我拿两张务工证明领了400元现金,现在家里养了两头牛都是我自己掏钱买的,村干部说养殖有补助我也没见到。村里建的扶贫车间就是个摆设,运行没多久就把机器卖了。”

  在杨永超家里本网没有见到贫困户精准扶贫明白卡,了解得知被村委收走。精准脱贫明白卡和建档立卡资料凭空捏造,竟把杨永超几岁大的女儿填写成务农,第一书记擅自代替贫困户签字。

  三王村谢石现家是2014年被评上的贫困户,妻子杨素勤对本网讲:“7口之家靠3亩地难以维持生活,无奈儿子外出打工,评上贫困户后并没有让贫穷的家境有所改善,依然过得贫困潦倒,2017年4月份务工奖励发了200元现金,6月份发的3头猪仔一直养到现在,春节和端午节县领导送了一点慰问品,其它的在没有任何帮扶项目和措施,村干部对贫困户讲发放的几头猪仔就是5000元的补助.

  本网又对该村杨永保、李明超等多家贫困户了解,所反映的情况基本一样,每家贫困户都有一份扶贫调查表,调查表在没有取得贫困户真实意见情况下,如出一辙的被提前填写规定的答案。

  随后本网来到三王村村委会,村委大门紧锁驻村第一书记不知去向,扶贫车间院内一片荒凉。

  南庄村 : 扶贫帮扶资金成了贫困户的“工资款”

  通过对南庄村贫困户走访得知,村里的贫困户分为两批,第一批是2014年评上的,2016年每户发3333元现金,第二批评上的贫困户,2017年发6000元现金补助,根据自愿原则有些贫困户拿出1000元至3000元不等入股村里小型养殖企业,具体分红数额不清楚,更没有相关的入股合同,部分贫困户直接把钱花了,扶贫资金并没有用到实处。贫困户的精准扶贫明白卡统一由村委存放。

  大王庙村:驻村第一书记脱岗,扶贫项目闲置。

  在大王庙村走访过程中,本网了解到212万的扶贫项目养鸡场,近一年来一直闲置,花费20万扶贫资金建成的鞋厂加工项目名存实亡。该村贫困户同样没有精准扶贫明白卡,驻村第一书记工作期间放假脱岗。群众反映申社停书记根本没有在村委吃住,吃饭定点在三王庙村瑞星饭店,本网又到该饭店落实。

  本网致电酒后乡政府了解相关情况,负责全乡扶贫工作的张魏峰乡长表示,以上情况并没有什么问题,酒后乡扶贫工作严格按照国家政策进行帮扶,发放猪仔被贫困户私自售卖属于个人行为,发放的扶贫资金没有用到实处,这和扶贫工作没有关系。贫困户精准扶贫明白卡被村委统一收回,是因为这个季度要填写数据,明白卡都在村委会你们可以去查看。

  精准扶贫明白卡是通过入户一对一的实际了解记录的真实数据,是贫困户基本情况及帮扶措施的重要依据,统一存放在村委闭门造车,难免会导致建档立卡中存在弄虚作假、违规操作,从而导致扶贫数据失真。

  在精准扶贫工作中,领导干部应针对“精准”两字落实帮扶措施,同时更需要帮扶人员加强帮扶责任心。国家投入大量扶贫资金未落到实处,任其白白流失,所得到的扶贫成效就会事半功倍。

  对此事的进展,本网继续关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