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美食  交警  赶钱网  上海九龙

看了跨年晚会,我觉得中国还是不能有嘻哈!

今年晚会咋这么多唱数来宝的?”硬糖君手持遥控器在各大卫视跨年晚会间指点江山,坐旁边的老妈忽然说。

我竟无言以对!妈,人家那叫嘻哈!今年老火了好伐。虽然,在“押韵说唱、见景生情,即兴编词”等方面确实很像数来宝和快板……

看了跨年晚会,我觉得中国还是不能有嘻哈!

《中国有嘻哈》成为2017年现象级网综,各大卫视似乎也找到了音乐新力量和吸引年轻人的救命稻草,终于不用再年复一年的老歌回放。从“有嘻哈”走出的嘻哈歌手,也成为各家争抢的香饽饽。

然而,当嘻哈歌手们的舞台从爱奇艺变成了江苏卫视、湖南卫视、东方卫视,当不管什么歌手、歌曲都“被嘻哈”,连费玉清也开始“yoyoyo”,似乎一切都不对劲儿了。

承认自己保守过时、不懂年轻人审美并不容易,基本就等于主动贴上了“养生中老年”的标签。但新年被灌了满耳朵念经似的音乐,硬糖君不吐不快。

嘻哈究竟是未来的方向还是小众的狂欢,它是不是一种适合放在今日中国大众平台上的艺术形式,年轻人真的都喜欢嘻哈吗,恐怕还有待商榷。

看了跨年晚会,我觉得中国还是不能有嘻哈!

在这里硬糖君也表个态,春晚要是还这样,让蔡国庆配PG One,再搞个嘻哈版《难忘今宵》,本春晚忠实观众也要宣布退出春晚了。

硬糖君知道,电视台和业内人士肯定要说了,“年轻人喜欢,你个中年妇女算老几”。那么,我们用收视数据说话,看看中国到底有没有嘻哈——

大众视野里,恐怕还没有嘻哈

12月31日晚的跨年晚会,历来是各大卫视必争之地。2017年只有湖南卫视、东方卫视、江苏卫视、北京卫视四家拿到直播牌照。从收视率看,最早打响跨年晚会的湖南卫视,仍是绝对的领跑者。而北京卫视过于剑走偏锋,不在主流娱乐视野之内,我们索性省去不谈。

看了跨年晚会,我觉得中国还是不能有嘻哈!

总的收视成绩是一家卫视的平台“大势”,细究各家每一个节目、每一个流量艺人、每一个舞美概念的实时收视,可能才是更精准的用户体验和娱乐圈晴雨表。

而通过实时收视数据,硬糖君发现:几乎每到嘻哈歌手登场,都是一次小规模的收视下降。

费玉清也算是东方卫视的御用晚会歌手了,今年番茄大概是想玩出“新意”,搭档“有嘻哈”歌手TT,演绎嘻哈版《千里之外》。但好好的“仰头唱歌”费玉清,跟“低头yoyoyo”的嘻哈,怎么看怎么听都不搭,简直不在一个次元里。

看了跨年晚会,我觉得中国还是不能有嘻哈!

费玉清和TT

TT之后,“有嘻哈”中呼声极高的欧阳登场,照旧画风违和。最恐怖的是,连主持人的口播广告也是嘻哈式的!而在一片热闹尴尬的嘻哈声中,东方台晚会的实时收视应声下降。

如果说TT、欧阳靖们还是因为台网割裂、缺乏大众知名度而被换台,那么黄子韬总算是流量级艺人了吧?三首嘻哈唱下来,照样把收视砸出个大坑。

看了跨年晚会,我觉得中国还是不能有嘻哈!

在推(跟)广(风)嘻哈音乐方面,江苏卫视也不遑多让,聚齐了“有嘻哈”的导师吴亦凡、潘玮柏,选手GAI、PGONG 、vava、艾福杰尼、黄旭。开场就是一段潘玮柏+vava的嘻哈,结尾则是PGone的独唱。

但歌手不熟悉、曲风不熟悉,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就算放下任何偏见想努力接受嘻哈音乐,那快到听不清唱啥的吐字和平铺直叙的旋律,也实在大大抬高了欣赏门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