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美食  交警  赶钱网  上海九龙

值班医生脱岗休息导致产妇死亡!

  值班医生脱岗休息导致产妇死亡!
  2017年7月11日,山东潍坊滨海开发区产妇袁雪云,在山东潍坊滨海开发区人民医院剖腹产后死亡。
  纵观剖腹产后到死亡的整个过程,家属认为:值班医生张琰茹玩忽职守,无视家属的9次提醒催促,没有正当理由拒不对病危产妇采取必要的检查和有效地治疗措施,甚至在产妇病危时脱岗休息,是导致产妇死亡原因!
  事件经过:
  7月11日凌晨1时10分,产妇剖腹产后返回病房,家属在半小时后发现产妇心率升高、血压降低,开始按铃叫医生,第一次出现在护士站视频中提醒催促医生的是1时54分产妇的丈夫马从生(视频1),因产妇的心率持续上升、血压持续下降,由此开始的半小时内,家属就前后7次提醒催促(分别是:1:54马从生;2:09:54常春莲;2:13:51马从忠;2:15:50马从孝;2:18:30马从孝马从生;2:24:13马从孝;2:25:09马从生等),从而促成了2时30分心内科医生的会诊。会诊得出的结论是:出血性休克,并给产妇注射了0.3mg西地兰和60mg多巴胺。
  自此以后,一直到3时24分,也就是产妇死亡前12分钟,长达1小时里再无下文!更令人发指的是,值班医生张琰茹无视产妇心率居高不下的现实情况,居然在2时50分(视频4)后脱岗休息!直到护士袁会给其打电话(张琰茹的派出所笔录自己说的),值班医生才身穿圆形花点睡衣返回。
  张琰茹回来后,无视产妇危像(产妇此时浑身大汗、口中喊热、心率一直居高不下、血压过低),更没有对产妇检查,不耐烦地说:嫌热开空调!转身就走。这才有了家属马从忠3时25分第8次追到护士站,面对强势并且强调她们做的手术很成功,产妇就是对麻醉剂敏感的值班医生的无奈!
  到3时31分02秒,马从忠又和护士到护士站催促医生,护士对张医生说:这样不行,血压已到40/20mmHg,值班医生才跟着家属到病房给产妇查过体,从视频看,此后的反应和此前的反应截然不同,但为时已晚,5分钟后产妇死亡!
  院方的狡辩和事实情况:
  1、事发后,山东潍坊滨海人民医院不仅不检讨自己的过失,而且在法庭限期答辩中把值班医生张琰茹的脱岗休息说成是:“更换清洁工作服后进行记录病程,整理、消毒待产室及产房等工作。”
  试问:1)、值班医生置病危的病人于不顾,用34分钟时间去整理消毒待产室,直到袁会护士打电话叫她才返回工作岗位(张琰茹的派出所笔录自己说的),这正常吗?
  2)、如果当时记录了病程,为什么当日上午11时以后(11时12分,马从忠在护士站发现张琰茹在编造诊疗记录后,拨打5337110报警),派出所拍照留存的病例和病程记录中没有?
  3)、医院有圆形花点工作服吗?(护士站视频3时25分17秒至20秒;3时30分24秒、44秒;3时34分14秒;手术室西门口3时41分40秒,衣服上的圆形花点都很清楚)。
  2、院方在限期答辩中谎称对产妇进行了多次查体,来推卸责任,掩盖值班医生的不作为,如:
  1点50分左右张琰茹医生到病房查看患者
  2:10张琰茹医生床边查看患者
  2:16张琰茹医生看夜间急诊临产产妇
  3:13张琰茹医生到病房详细查体患者,嘱加快输血、输液速度。
  3:26:59立即启动院内绿色急救通道,通知麻醉科、心内科、彩超室参加急救,郭绪英主任到场抢救。
  然而事实是:
  1)、视频(47)显示:当日1时38分至2时06分,值班医生张琰茹没有离开护士站,且2时06分50秒去了与产妇所在位置相反的方向,2时10分才返回,怎们能在1时50分给产妇查体?
  2)、视频(48)显示:值班医生张琰茹2时10分40秒离开护士站,2时11分48秒返回,用时1分08秒,病房距离护士站30余米,去掉来回时间,你有多长时间为产妇查体?
  3)、视频(49)显示:来回用时31秒,可能到护士站隔壁的卫生间能来得及。
  4)、3时13分张琰茹没有到过病房。袁会护士在派出所笔录中说:3时10分我将袁雪云的输血速度加快,3时20分许值班医生张琰茹到病房检查。这和家属说的3时24分基本相符。张琰茹笔录中说:袁会护士电话通知我孕妇血压不稳定(值班医生需要电话寻找,进一步说明其不在岗)。此时已是3时24分。
  如果如院方所说,张琰茹3:13去过病房,她会不知道病人心率过高、血压过低?还需要袁会护士在10分钟后电话通知?
  5)视频(5)显示:看看张琰茹在干什么?是什么反应?当时家属马从忠就在护士站(3:25:10追着张琰茹去的,3:28:37无奈离开),张琰茹一直认为是对麻醉剂敏感,不予采取措施。视频中马从忠在护士站急的团团转,仰天长叹,可是无用啊。
  3时31分02秒(视频6)马从忠又和护士长王秀云到护士站催促张琰茹,此时才有过检查。
  6)、即便是值班医生被电话催回后的3时24分,也没有给产妇做过检查,如果做过检查,那么就不会有其后在护士站的反应。更不会不知道产妇腹腔已经大大的膨隆。
  因此,事实是张琰茹到3时32分跟着家属和护士长到病房才对产妇进行检查,才知道产妇腹腔已经大大的膨隆,也就有了之后3:33:53视频(7)中出现的,张琰茹在等待郭绪英时做了个腹部大大膨隆的手势。然而此时为时已晚,3时36分至3时38分心脏监护仪显示直线,心脏已停止跳动,呼吸也没有了。这在院方五日后提供封存的诊疗记录、病程记录和抢救记录中记录的剖腹探查时(尽管是否进行过剖腹探查存疑,另有论证),患者手术过程中心电监测心率、血压未检测到,持续进行人工心脏按压,相佐证。麻醉记录单中记录3时40分至4时10分心率、血压未检测到同样可以佐证。
  7)、如果3:26:59启动了院内绿色急救通道,那么视频(12)中3:41:10至33秒在手术室西门口又怎么会23秒打不开手术室的门?这就是医院的绿色急救通道吗?
  8)、郭绪英到场抢救,是因为3时24分产妇家属马从孝找不到医生,才打电话叫来的。郭绪英在派出所笔录中说的很明确。亦有通话记录佐证。
  3、事发后,值班医生张琰茹不再承认其说过:“产妇是对麻醉剂敏感,没事”的话,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你们对产妇的危重情况视而不见?又是什么理由导致你们无视家属的9次提醒催促,拒绝给产妇必要的、有效地救护措施?致使产妇无辜死亡!
  4、当值班医生张琰茹2时50分(视频50)打着哈欠离开岗位时,你们可曾考虑过产妇的生死?你们面对家属的催促无动于衷时,可曾考虑家属的无助?
  你们置产妇生死于不顾,玩忽职守,甚至在事发后篡改病例记录,这是犯罪知道吗?
  你们还记得从医之初的医学生誓言吗?还记得学医第一课的苏格拉底吗?你们不配从事这个神圣的行业!

  视频在:#video/0/4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