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美食  上海九龙  赶钱网  交警  as

山西宁武余庄乡: “意外死亡重灾区”的代名词

宁武县余庄乡乡人民政府

宁武县余庄乡乡人民政府

如果你恨一个人,那么,请你把他送到宁武县余庄乡去拉煤,没几天就能听到关于他的噩耗!

十九大后,11月29日到12月4日不到一周时间因私挖滥采连续死亡2人,12月4日死亡1人是继前半年死亡5人基础上又添的1人!

李树文任山西忻州宁武余庄乡书记以来,仅半年因私挖滥采暴露的死亡人数至少有6人。余庄乡2012年至今因私挖滥采死亡人数粗略计算已经超过20人。年轻的仅有30岁还未成家,年长的有60多岁的老人,余庄乡俨然成了宁武县意外死亡重灾区。

死者驾驶的三轮车

死者驾驶的三轮车

2017年4月份,春家洼村高满满因私挖滥采死亡;

2017年7月份,东坝沟村李芊常因私挖滥采死亡;

2017年9月份,小木厂村张栓存父子俩因私挖滥采死亡;

2017年11月份,庙儿沟村赵建云因私挖滥采死亡;

2017年12月份,三百户村河曲人王某因私挖滥采倒渣土死亡。

李树文书记愤愤地说,政府不让老百姓去私挖滥采,而老百姓偏要去私挖滥采,死了与政府何干?按李树文书记的逻辑,余庄乡的意外死亡还要一直进行下去!

私挖乱采地

私挖乱采地

一位曾经私挖滥采过的当地人说,挖“煤子”(当地方言)也简单,有关系的提前打点相关部门负责人花个五、六万,没关系的花个十来万也就差不多了,一般一次挖个十来天,所有机器必须下山。如果想再挖,就再交钱,过个四、五天再把挖掘机、装载机、拉煤车开到山上继续……

他还说,这些钱花的地方多,因为管私挖滥采的地方多,谁想管也能管着,县里、乡里打黑队得花钱,乡里的书记、乡长得花钱,派出所得花钱,办事的小兄弟也得塞点小钱,哪个地方不塞钱也挖不成。要想挖十天,得花10万,一般乡里书记花3万,乡长2万,打黑队的县里1万,乡里2万,派出所1万,其他小兄弟1万。

余庄乡的每一条沟里都有私挖滥采。

西栈沟,大型机械挖了半年,自从赵建云事故后停挖;

小木厂,大型机械挖了半年,自从赵建云事故后停挖;

大木厂,大型机械挖了半年,自从赵建云事故后停挖;

东坝沟,大型机械挖了半年,自从赵建云事故后停挖;

硫磺沟,大型机械挖了半年,自从赵建云事故后停挖;

…..

到处都有私挖滥采,这些制止不了的私挖滥采都是盗采者与乡政府、相关部门利益的结果

有些村民看着别人大张旗鼓的挖,事先给乡里花点小钱,组织几个村民在自家村里挖起来。余庄乡庙儿沟村村主任儿子余志平和他姑舅余建红就是这么挖的。他们俩雇了4个村民,提供三轮车跟生产工具,将挖的煤拉到村边上的一户人家院里,够一大卡车就卖掉。一卡车载重25吨,一吨煤卖300元,一卡车煤收入7500元。4个人大约一天能挖10吨,每人大约能赚200元左右,余志平跟他姑舅余建红能赚2200元左右。

在利益的驱使下他们挖了20多天,由于操作简单防范不慎,开三轮车的赵建云在运煤过程中摔沟里不幸死亡。私挖滥采组织者余志平和他姑舅余建红将赵建云送到宁武县医院进行抢救,后又送朔州医院抢救,最终不治身亡。

宁武县派出所

宁武县派出所

赵建云死亡后,其家属报案要求余庄乡派出所抓人,派出所当时找来组织者作了笔录。因为所长拿过私挖滥采组织者的好处,过了几天,派出所所长说,死者本身就是私挖滥采组织者,摔沟里死亡属交通事故,不属于他们管辖范围应该找律师咨询也可以去法院告。

死者哥哥找乡里李树文书记要求私挖滥采组织者给个说法,李树文书记说,他们的行为是自己挖生活用煤,自己挖生活用煤死亡乡里管不了。还有就是,政府不让老百姓去私挖滥采,而老百姓偏要去私挖滥采,死了与政府何干?明明是余志平和他姑舅余建红组织了挖煤用来卖,怎么是挖生活用煤?

死者哥哥去县里找县长讨说法,被保安拦在门口,指引他去信访局写信访材料。写完材料,信访局的人指引他去县公安局矿管大队反映情况,公安局矿管队工作人员指引他去信访办去反映。信访办工作人员让他填了资料并给所辖余庄乡派出所打电话要求来接访,打电话后40多分钟后约11点50分,余庄乡派出所所长到了。派出所所长说不归他管应该找律师咨询也可以去法院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